首页 »

纵深|当前阅读的浅层化,其实是个伪现象

2019/9/11 18:02:33

纵深|当前阅读的浅层化,其实是个伪现象

编者按:
一进地铁车厢,几乎所有人都在低头看手机。

网络阅读成为城市人群的主流阅读方式,已是不争的事实。有人开始担心“碎片化的阅读”,会不会让人变得越来越浅薄?或者说,新媒体时代,擅长“深度好文”的传统媒体,会不会因此也变得浅薄?

为此,我们采访了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梁永安。

 

记者:在新媒体上,点击量高的,大多是“快餐式”的娱乐文本。一个热点,不超过一天。不独中国如此,全球似乎都陷入了信息粉末之中。碎片式的浅阅读,难道是一种不可避免的趋势?

 

梁永安:我想先澄清一个误区:同样是快餐式阅读,对发达国家和对中国的社会意义是不同的。

西方自18世纪以后,启蒙思想觉醒,文学、哲学的书籍渐占上风。漫漫一二百年岁月里,他们借助阅读完成了启蒙、反思、调控以及对社会、制度、人文的思索,一套主流价值体系基本定型。

西方是在精神财富、物质财富都相对稳定之后,在社会已经发育起来之后,转而寻求娱乐休闲。时尚阅读、个性阅读、后现代阅读,是消费社会的外部景观,不足以影响根基深厚的主流价值判断。

然而中国的情况并非如此,远没有到可以轻松娱乐、事事消遣的地步,因此特别需要一系列有思想深度、有观察角度的文本,引发大家共同思索。

回顾历史,中国五四时期学的大多是西方文艺复兴的思想,上世纪80年代热的大多是西方制度文化,紧挨其后的90年代,本应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,形成本土化的价值理念,可惜的是,这股读书热被迅速的全球化驱散了。

积淀、寻找、形成本民族的现代价值观,这个阶段我们尚未完全度过。

因此,即使全世界阅读都在趋向娱乐化、轻松化,对转型期的中国而言,依然十分需要深层次的文本,需要静下心阅读,沉下心思考。

 

记者:阳春白雪式的文化思考要深入人心,该如何破题?

 

梁永安:当前阅读的娱乐化、浅层化,其实是个伪现象。

真正的娱乐,意在放松心情,以求休闲过后,能更积极地生活。而稍加观察我们的互联网就会发现,即便是娱乐,许多人也常常带着一丝丝焦虑、苦闷和情绪宣泄,不是真正休闲的心态。

那是因为人们心里其实还是关怀着现实、渴求着真理。可惜的是,真正值得一读、引人共鸣的好作品还是太少。

一些文化精英倒了读者胃口,他们才会退而求其次,宁可选择“草根式狂欢”,狂欢的同时却又时不时流露出潜意识里的焦虑和不甘。

想改变读者的阅读倾向,先要从改变文化人开始。

住在城市,享受生活,不深入底层,不接触大众,不用心灵观察社会,怎么可能很好地反映当代人的欲望、焦虑和主流价值观?

其次,文化出版机构需要更清楚地意识到自身责任。

中国历史上,孕育文化的民间资源一直比较匮乏。现代社会的出版机构,相当于公共文化领域的提供者,应该为人的社会化、为中国社会的发育多做点贡献。

 

记者:这也是一个读图时代。多媒体的渗入,客观上冲击着文字阅读。

 

梁永安:娱乐并不排斥思想性和文学性。无论文字之美还是影像之美,能打动读者心灵是关键。

文字承载信息单一,某些方面确实不如声音、画面等影像的结合立体丰满,一个场景的跳跃、拉长都能别具意义。

我们不能简单地为了保护纸质阅读而轻视新媒介,我甚至认为新媒介是唤起中国文化后发优势的契机。

泛娱乐浪潮确实干扰着安静思索。但我相信,随着教育水平提高、文化知识普及,人到了一定的人生阶段,内心深处必然有一块角落渴求着深度审美。

只要我们的创作者、阅读者,还没有丧失文化上的坚守,没有丧失创业精神,相信阅读样式无论怎么变化,深度审美依然有强劲的发展力。可如果继续简单模仿、拙劣抄袭,停止思考,放任自流,那才真的来不及。